您是本网站第 135469 位访问者! 设置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前位置 : 首页 》 经典刑案 < 返回

谭某燕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怎么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辩护词

作者:吴之成律师    来源:本站    时间:2018-03-01    浏览:


谭某燕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被判有期徒刑三年


/中国刑案辩护专家:吴之成律师


吴之成律师按:谭某燕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虽然一审法院在事实认定和评判方面,大部分采纳了律师的辩护意见,但从判决结果上讲,不尽如人意。毕竟,谭某燕本身也是受害人之一,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按公司的意旨去办的,而她对公司的图谋是完全不知情的,又加之民间资金拆借,是很司空见惯的事,法院将集资受骗者的怒吼转嫁到谭某燕的头上,从而加重对她处罚以平衡受害者心态的做法,有违法治湖南的宗旨。


本网讯,201826日,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作出(2017)0103刑初623号刑事判决:


一、被告人谭某燕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二、责令被告人谭某燕退赔各被害人经济损失。


宣判后,谭某燕没有上诉。至此,本律师代理的谭某燕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以谭某燕带着深深的失落感走入高墙而告一段落。


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检察院指控:湖南环强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环强公司)位于本市天心区弘林大厦2105室,于2014919日注册登记成立,法定代表人何某迎(另案处理)。湖南环强公司自成立之日起就虚构公司发展汽车新能源项目、收购中宇锂电公司融资上市需要资金等事实,以借款及投资入股的方式,吸收社会上不特定公众的存款。具体操作方法分为两种,一种是公司安排业务员通过发放传单、口口相传等方式,虚构公司发展汽车新能源项目需要投资的事实,并将有意向的客户带至公司参观,由业务部经理接待,介绍公司项目及发展前景,并与客户签订借款合同。《借款合同》是一份四方合同,客户为贷款方,上海环强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为借款方,湖南宝威石材有限公司为担保方,湖南环强公司为担保方。合同约定给客户每年15%-26%不等的高额利息。另一种是虚构湖南环强公司收购中宇锂电公司,即将上市,上市后公司效益会很好的事实,与客户签订合同,将之前的借款改为投资入股或是追加投资入股。


上述合同签订后,客户通过刷P0S机、银行转账以及现金支付的方式交付资金,客户交付的资金最后都转入了湖南环强公司法人代表何某迎的私人账户。


湖南环强公司设置3个市场业务部具体负责上述吸收公众存款事宜,被告人谭某燕自2014年进入公司后即负责第一业务部吸收公众存款的相关事务。


经司法会计鉴定,在20149月至201510月期间,湖南环强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资金合计为80586000元,返还利息合计为12149014.03元,已退金额合计0元。公司发展客户人数合计为132人。其中被告人谭某燕共发展客户曹某良等10余人,共吸收资金2000余万元。

20158月,湖南环强公司因资金断裂,导致无法返回社会公众存款本息而案发。2017124日,被告人谭某燕在本市雨花区狮子山社区被公安机关抓获。其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


该院认为,被告人谭某燕违反国家有关金融信贷经营管理法规,明知湖南环强公司公司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无权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募集资金,为非法牟利,仍吸收社会公众存款扰乱国家对金融秩序的管理制度,其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应当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本案系共同犯罪,被告人谭某燕系主犯,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被告人谭某燕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认定具有坦白情节,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对犯罪所有违法所得应予以追缴,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四条。


被告人谭某燕对公诉机关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实无异议,但提出以下辩解:1、不能确定公诉机关指控的非法吸收存款金额是否准确,其中包含和其他业务员共同发展的客户数额;2、自己不是负责人,只是业务员,不认为自已系主犯;3、起初并不知道湖南环强公司从事犯罪活动。


被告人谭某燕的辩护人分别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本案系单位犯罪,被告人谭某燕以湖南环强公司的名义对外招揽业务,吸收的客户资金均纳入湖南环强公司指定的账户,被告人谭某燕是依据湖南环强公司的投意开展业务,是湖南环强公司的意志;2、公诉机关指控的非法吸收存款金额和发展的客户人数不准确,应当要核减部分;3、被告人谭某燕系从犯;4、被告人谭某燕能如实供述,且是初犯、偶犯。5、被告人谭某燕犯罪的主观恶性低,且其家属代为积极赔偿了部分被害人损失,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综上,恳请法庭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湖南环强公司位于本市天心区弘林大厦2105室,于2014919日注册登记成立,法定代表人何某迎。湖南环强公司自成立之日起就虚构公司发展汽车新能源项目、收购中宇锂电公司融资上市需要资金等事实,以借款及投资入股的方式吸收社会上不特定公众的存款。具体操作方法分为两种:


一种是公司安排业务员通过发放传单、口口相传等方式,虚构公司发展汽车新能源项目需要投资的事实,并将有意向的客户带至公司参观,由业务部经理接待,介绍公司项目及发展前景,并与客户签订借款合同。《借款合同》是一份四方合同,客户为贷款方,上海环强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为借款方,湖南宝威石材有限公司为担保方,湖南环强公司为担保方。合同约定给客户每年15%-26%不等的高额利息。另一种是虚构湖南环强公司收购中字锂电公司,即将上市,上市后公司效益会很好的事实,与客户签订合同,将之前的借款改为投资入股或是追加投资入股。

上述合同签订后,客户通过刷POS机、银行转账以及现金支付的方式交付资金,客户交付的资金最后都转入了湖南环强公司法人代表何某迎的私人账户。


经司法会计鉴定,在20149月至201510月期间,湖南环强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资金合计为80586000元,返还利息合计为12149014.03元,已退金额合计0元。公司发展客户人数合计为132人。其中被告人谭某燕个人共发展客户3人,与他人合作发展客户7人,共吸收资金1968万元。

20158月,湖南环强公司因资金断裂,导致无法返回社会公众存款本息而案发。2017124日,被告人谭某燕在本市雨花区狮子山社区被公安机关抓获。其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谭某燕的家属赔偿了部分被害人损失,取得了其谅解;并主动退还了违法所得人民币80万元。


天心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谭某燕违反国家有关金融信贷经营管理法规,明知湖南环强公司公司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无权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募集资金,为非法牟利,仍吸收社会公众存款,扰乱国家对金融秩序的管理制度,其行为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公诉机关对被告人谭某燕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罪名和基本事实均指控成立,对被告人谭某燕的行为本院依法予以惩处。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谭某燕发展客户10余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2000余万元。经查,根据2017918日至2017919日被害人胡某艳、杜某珍、江某华在公安机关所做的陈述,各被害人均称和自己谈业务分别是周某芝和廖某艳,自己并不认识被告人谭某燕,故被害人胡某艳、杜某珍、江某华不属于被告人谭某燕发展的客户。被害人廖某艳于2016119日在公安机关所做的陈述,其称20147月被告人谭某燕带她前往欧某衡办公室由欧某衡做工作让其投资,第二次投资是欧某衡动员其投资的,第三次投资是张强和欧某衡共同劝其投资的,因此,被告人谭某燕仅带领被害人廖某艳去公司,真正和被害人廖某艳谈业务让她投资的系欧某衡和张强,故被害人廖某艳不属于被告人谭某燕发展的客户。公诉机关指控黄某英、周某芝系被告人谭某燕发展的客户,经查,除了司法鉴定意见书中写明黄某英、周某芝系谭某燕发展的客户外,并无其他证据加以证明,故认定被害人黄某英、周某芝系被告人谭某燕发展的客户的证据不足,本院依法不予认定。综上,被害人胡某艳、杜珍、江华、廖艳、黄英、周芝均不是被告人谭某燕发展的客户。辩护人提出的起诉书指控的被告人谭某燕发展的客户人数不准确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公诉机关指控本案系共同犯罪,被告人谭某燕系主犯的事实,经查,证人曹西、陈芳、谭山提出的被告人谭某燕系第一业务团队的负责人的证言与证人胡亮的证言相互矛盾,且湖南环强公司的员工花名册显示被告人谭某燕所担任职务为员工,被告人谭某燕一直供述称自己是一般的业务员,仅负责邀请客户到公司投资,故公诉机关关于被告人谭某燕系主犯的指控证据不足,无法排除合理怀疑,故本院依法认定被告人谭某燕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处罚。辩护人提出的该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辩护人提出本案应该认定为单位犯罪。经查,湖南环强公司成立后,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为主要活动,故根据司法解释的规定,不以单位犯罪论处,而以自然人犯罪定罪处罚,故该辩护人提出的此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谭某燕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可认定坦白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辩护人提出此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谭某燕已取得部分被害人的谅解,本院在量刑时予以考虑。公诉机关的上述量刑建议,本院子以采纳。据此,作出前述判决。



谭某燕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

一审辩护词


谭某燕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是我内心最为纠结的一次辩护:一方面,现有证据表明,谭也是受害者之一,其本不构成犯罪,凭本律师的品性和担当来讲,我当然得为她做无罪辩护;但另一方面,谭对中国司法现状的担忧,和对判决结果的恐惧,任我千般劝说,她仍坚持要我给她做罪轻辩护,我也只能一改初心,另辟蹊径了。


尊敬的审判长、人员陪审员:


湖南岳林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谭某燕丈夫吴某辉的委托,指派吴之成律师担任谭某燕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的一审辩护人。本辩护人在研究了本案全部案卷材料,多次会见了谭某燕后,发表如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一、被告人谭某燕在完全不知道朱某新、何某迎、张某强等成立公司用于骗取百姓钱财的情况下,经湖南环强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的授意,为其吸收资金的行为,应当认定为单位犯罪。


所谓单位犯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条之规定,是指公司、企业、事业单位、机关、团体实施的依法应当承担刑事责任的危害社会的行为。为了进一步明确何谓单位犯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单位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又规定:个人为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而设立的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实施犯罪的,或者公司、企业、事业单位设立后,以实施犯罪为主要活动的,不以单位犯罪论处。本辩护人认为,虽然从现有证据来看,张某强成立湖南环强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环强公司)的目的,就是以投资新能源项目获取高回报为诱饵,源源不断地骗取老百姓钱财。但作为本案的被告人谭某燕,她对于张某强等人包括湖南环强公司的行为背后的阴谋却是毫不知情的,她没有与张某强等人合谋骗取他人钱财的故意,因而,谭某燕的行为应有别于张某强等人的行为。


(一)被告人谭某燕一开始根本就不知道湖南环强公司所从事的是违法犯罪的勾当


环强公司系集团公司,在全国各地有众多分公司,上过电视、网络,也为湖南日报、潇湘晨报等平面媒介广泛报道,又加之其宣传的是国家大力支持的全生态新能源汽车电池项目,具有很好的投资前景,后来张某强等人还组织业务员去湖北、哈尔滨等地考察这些新能源项目,故,谭某燕等人才会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可靠性深信不疑。也正因为如此,谭某燕才会向湖南环强公司投资40万元的基础上,又做出追加投资50万元股权的决定。谭某燕将全部家当投入到环强公司的事实,足以说明她是不知道环强公司所干的是违法的勾当。


(二)囿于被告人谭某燕的知识文化水平和社会阅历,她无法知晓环强公司的虚假性。


被告人谭某燕只有高中文化,一直从事的是业务员工作,她没法、也无从得知上海环强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是一个只租了30平米办公场地和一个没缴一分钱注册资本的空壳公司。又加之谭某燕既不是湖南环强公司的上级单位的领导,也不是湖南环强公司的发起者和出资设立者,更不是湖南环强公司的决策者和经营管理者,她又怎么会知晓环强公司一系列操作后面的阴谋呢?


(三)被告人谭某燕以湖南环强公司的名义对外招揽业务,吸收的客户资金均进入了湖南环强公司指定的账户,按时依约付息的人也是环强公司而非谭某燕,这些体现的均是湖南环强公司的意志而非谭某燕个人的意志


谭某燕在讯问笔录中讲到,她与客户说的是,湖南环强公司是做新能源项目的,在湖南环强公司投资利息比银行高,她自己在环强公司投资了钱,投资年限为一年,有兴趣的话她也可以带他们去湖南环强公司了解。她这一讲法与湖南环强公司其他业务员马某亚、胡某亮等人的讲法一致,特别是,她向客户所讲的没有任何虚假的成分,她不仅在环强公司当中投了资,而且投的资高达90万元。这说明她是按照湖南环强公司跟她讲的那样据实向她的朋友介绍的。她本人在转达的过程中,没有添油加醋的行为,也没有隐瞒事实真相的做法。这些铁的事实说明,被告人谭某燕是根据湖南环强公司的授意开展业务的,其工作成果也是归结于湖南环强公司的,因而,被告人谭某燕的行为应当认定为湖南环强公司的单位行为。


综上所述,由于谭某燕并没有参与湖南环强公司虚假宣传资料的制作,也不知晓湖南环强公司的违法犯罪目的,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湖南环强公司吸收资金的行为,应当看成是湖南环强公司违法吸收资金的行为,从而以单位犯罪论处为宜。


二、被告人谭某燕在湖南环强公司单位犯罪中居于从属地位,依法应当认定为从犯


本案证据表明,环强公司体系存在四种层级,而谭某燕属于环强公司体系中的最底层。第一层级,是湖南环强公司的总部,以上海新能源汽车投资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朱某新为代表;ag刷水套利|优惠第二层级,是湖南环强公司的法人代表何某迎和总经理张某强。何某迎虽未出面,但吸收的投资款有一部分汇入了何某迎的个人账号,由此可知何某迎的能量。而总经理张某强,其实是湖南环强公司的实际负责人,他不仅掌管各行政人员和业务员的薪酬,而且负责规章制度的制定、实施,在环强体系中,起一个上传下达的中枢作用,因而,将其归入第二层级,实至名归。第三层级,则以欧某衡等业务团队经理为主。欧某衡等业务团队经理不仅自己发展业务,而且负责本团队的业务发展,拥有团队业绩提成处置权。其身份、地位和作用均弱于张某强、何某迎等人,但又强于一般的业务员,因而,将其归入第三层级。被告人谭某燕等作为湖南环强公司普通的业务员,她只是向她所熟知的客户介绍、宣讲湖南环强公司的投资政策,把客户带入公司完成投资手续,除此之外,不再有其他。谭某燕所起的作用和在本案中的地位,跟其他没被立案侦查、刑拘和逮捕的业务员相比,除了其业绩相对较好外,没有别的本质的不同。


(一)从职务级别上看,谭某燕属于公司的一般业务人员。


虽然谭某山、曹某西、陈某芳等部分公司人员指认谭某燕系业务部第三团队的负责人,但本辩护人认为,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这一点:


其一、湖南环强公司并没有在其官方文件、网站或者公司宣传栏中介绍谭某燕系业务团队经理之一;


其二、黄某佩向警方提供的环强公司员工花名册中显示,谭某燕系湖南环强公司的员工,业务部部长分别是袁某轲、谭某山、贺某奇。


其三、谭某燕除了正常的业务提成之外,不再有额外的薪资,从这亦可反推谭某燕不是业务团队经理之一。


其四、本案证人证言当中,涉及业务团队经理的名单并不是整齐划一。胡某亮在2016328日询问笔录中明确讲到,湖南环强公司业务部分为三个团队,第一个团队是欧某衡、第二个团队是他本人,第三个团队是伍某亿,市场部的主要负责人是张某清和陈某辉。


其五、被告人谭某燕自始至终都没有承认其系业务团队经理。


(二)被告人谭某燕所做的也不是领导级别的工作。


谭某燕没有直接参与非法吸收存款的计划制定和实施,她所做的只是负责客户的引导、接待工作,不接收投资款,也不知道投资款的去向和用途,更谈不上对投资款的支配、处置权。她的所作所为,足以说明她在环强公司非法吸存案件中所起的作用和地位是非常有限的。


因此,虽然谭某燕的业绩比较好,但这个也是她多年在保险公司开展业务累积的人脉,而绝不是她在湖南环强公司拥有优势地位的结果。


以上事实充分说明,被告人谭某燕在环强体系中居于最底层,把她列入第四层级,恰如其分。


综上所述,谭某燕在本案中只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如果要对其科以刑罚,也应当以从犯论处。


三、湖南环强公司以合法形式掩盖其非法目的,通过高额返利诱使老百姓投资的模式,具有很强的蒙蔽性,很难让被告人谭某燕作出正确的选择。因而,即使认定被告人谭某燕构成犯罪,其犯罪的主观恶性也是极低的。本辩护人恳请合议庭在评判本案时务必注意这一点


最高人民法院2015623日通过实施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一款规定,本规定所称的民间借贷,是指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及其相互之间进行资金融通的行为。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第二款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这些规定说明,一方面,法人与自然人之间是可以进行资金融通的;另一方面,双方约定的年利率不超过24%的话,是足额得到法律支持和保护的,超过24%-36%的利息,如果已经支付完毕,也是受法律保护的。本案环强公司承诺的借款利率为18%-26%不等,并没有超出法律规定的范畴。也正因为如此,环强公司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才有很强的法律认知上的迷惑性。由于谭某燕没有参与环强公司的决策的起草与制定,环强公司自2011年实施民间借贷以来长达四年的时间内一直没有被有关部门查处或打击,和民间借贷行为遍地都是的事实,使得谭某燕主观上是很难认识到环强公司行为的违法性的。湖南环强公司在短短一年之内,就能让132人做出总计8000余万元的投资决定,就足可以说明湖南环强公司行为的蒙蔽性。这一情节足可以说明谭某燕的主观恶性是极低的。


四、被告人谭某燕有诸多法定从轻、减轻处罚和酌情从轻处罚的情节,恳请法庭对其适用缓刑


被告人谭某燕系从犯,是初犯,本次案发后其家属又取得了多名被害人的谅解,又加之被告人谭某燕本身的主观恶性极低,本辩护人恳请法庭充分考虑这些情节,对其适用缓刑为感。

谢谢!

                             

                     湖南岳林律师事务所

                      辩护律师:吴之成

                     2018年月13


吴之成律师语录:中国的司法,不应当成为中国老百姓恐惧的对象

 

 

 

 

 

 

 

文章搜索
关键字:
经典刑案更多+
岳林新闻更多+